币久网-虚拟货币交易,BTC比特币价格,数字资产交易

币久网

DCEP遇上Libra,数字虚拟货币之争的核心在什么地方?

参考文献:

区块链技术的进步与管理,《中国金融》2020年第4期,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虚拟货币研究所区块链课题组

原文标题:《Libra的退与DCEP的进》
撰文:程实、高欣弘,程实系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高欣弘系工银国际宏观经济剖析师

4月16日,Libra2.0白皮书发布,提出除去提供锚定一篮子法币的币种外,还将引入锚定单一货币的稳定币,「超主权」属性就此动摇。Libra理想主义让步于现实主义,看上去是一种「退」,却在妥协之下拥抱了新的基因,提高了角逐的位面。同期,中国央行数字虚拟货币DCEP应用场景落地,正式由虚拟世界走向现实世界。两者一进一退,意味着个体进化迈入加速时期,标志着彼此角逐进入同维阶段。

新一轮国际货币体系的升维角逐,将是数字经济年代的综合国力之争。其核心不在数字虚拟货币本身,而在其与将来数字经济的深度耦合与相互加持。因此,对数字虚拟货币的设计,重要在于最大程度拟合货币的基本属性,同时弥补传统货币体系与新生数字经济的脱节。

展望将来,数字虚拟货币有望串联数据要点的流动,对接数字资产的定价,发挥数字支付的潜能,致力于成为新一代数字经济世界的核心基础设施。

数字虚拟货币的个体进化迈入加速时期,彼此角逐进入同维阶段。2009年BTC诞生后,国际支付体系出现了由私人主导的新生力量。2019年,网络公司Facebook发布Libra白皮书,意在构建商业化的私人货币体系。其「超主权」与「超银行」属性引发强烈争议,世界各国央行由此提速对数字虚拟货币的研发与设计,央行数字虚拟货币(CBDC)开始广泛进入大众视线。

依据统计,目前超越30个国家央行对CBDC投入关注,其中中国、瑞典、巴哈马等国已发起试点测试。刚开始,Libra企图绕开现有些国际货币框架体系,以私人运营的方法,构建公平的全球数字经济基础设施,却因遭到成员退出与监管阻挠而一再搁置。4月16日,Libra2.0白皮书发布,增加强量合规设计,其中最具标志性的就是引入单一法定货币稳定币之举。Libra与单一主权货币(如USD)挂钩,虽是理想向现实的妥协,但却是以退为进,在主权信用的支持下增强稳定性,推进其实质性落地。

与Libra的勃勃野心不同,中国央行DCEP(DigitalCurrencyElectronicPayment)则是由主权信用背书,展开按部就班式的攻势。4月中旬,中国央行数字虚拟货币DCEP脱颖而出,消息称首个应用场景试点率先在苏州落地,迈出了DCEP的现实一步。从现在披露的细则来看,现阶段DCEP将主要替代M0,适用于平时买卖的小额支付场景。除此之外,对金融市场参与者来讲,DCEP是央行顶层设计,短期内并不改变中国现有些金融体系构造。央行并未指明,商业银行以外机构不可以成为DCEP的分发机构。因此,DCEP通过双层运营体系,保留商业银行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原有职能,使其继续为用户提供高效的商业化金融服务。但长远来看,DCEP将并不止步于此。大家觉得,它将成为大国之间升维角逐的要紧抓手。虽然Libra与DCEP基因存在显著差异,却在开启自我进化的过程中殊途同归,由此新一代国际货币体系的升维角逐已然开始。

数字虚拟货币之争,核心不在货币本身的技术优越性,而在与将来数字经济进步模式的深度融合。今年2月,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虚拟货币研究所区块链课题组发文《区块链技术的进步与管理》。文章提出,「区块链以很多冗余数据的同步存储和一同计算为代价,牺牲了系统处置效能和顾客的部分隐私,尚不合适传统零售支付等高并发场景」,「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特质与中央银行的集中管理需要存在冲突」。因此,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并不基于区块链技术,央行也明确指出「不主张基于区块链改造传统支付系统」。但,2019年十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议中指出「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革新的要紧突破口,明确主攻方向,加强投入力度,着力攻克一批重要核心技术,加快推进区块链技术和产业革新进步。」因此,区块链技术仍是中国下阶段进步的重中之重,其中矛盾应该怎么样理解?

人类社会正经历从物理社会进入数字世界的转,大家的生产消费习惯虽然渐渐被数字技术改造,但数字经济并不是是单纯的产业革命,植根于传统经济模式的旧秩序、旧思想与旧阶层,并不可以完全适应数字世界的价值创造方法。传统货币体系的水土不服便是其中一个侧面。区块链技术改造传统产业,衍生出很多原生可追溯的数字资产,却并没相应的货币来对接与交换。因此,DCEP主导的货币体系虽不基于区块链,但在生产消费环节中,将成为区块链应用的核心基础设施。DCEP本身并不是革命性变化,但其全程可追溯的特质与区块链耦合,或将重构数字经济世界的交换体系,激起数字经济的新一代潜能。

数字虚拟货币重在拟合货币的基本属性,弥补旧货币体系与新数字经济的脱节。依据学理,在发达的产品经济条件下,货币具备价值尺度、流通方法、贮藏方法、支付方法和世界货币五大职能。大家觉得,在将来数字经济年代的运行体系中,新一代国际货币仍需满足上述特质,但与此同时加大与数字经济进步模式的融合,从而发挥出数字经济的增长潜能。因为数字虚拟货币使用电子支付方法,便于以数字形式在世界范围内广泛用,因此本身满足世界货币这一职能。

第一,作为价值尺度,维持货币币值的稳定。DCEP由中国主权信用背书,一直维持币值稳定,与人民币1:1等值兑换。依据Libra白皮书2.0,Libra或与不同国家的主权货币挂钩,同样趋向于维持价值稳定。而相比之下,BTC、ETH等数字货币并无对标的锚,价值波动过大,难以作为将来数字经济年代的通行货币。

表1:DCEP、现金、Libra与BTC异同比较,料出处:ICBCInternational

第二,作为流通方法,串联数据要点的流动。2020年4月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愈加健全的要点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建议》发布,初次将数据与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并列为五大要点。(详见报告《数据要点的经济价值》)DCEP虽然在现阶段侧重于对纸币的替代,但在中长期将并不限于实体产品与线下资产的购买。其内嵌的智能合约,除去在宏观调控上具备精准滴灌的成效,也将在微观层面发力,成为数据要点交换的媒介。假如深入剖析BTC、ETH用途原理,不难发现,代币便是一种串联数据流动的工具。社区中的贡献者通过区块链技术确认最后产权归属,并依据智能合约获得链上的代币作为奖励。这种勉励机制,较好地弥补了传统网络的缺点,使创作者免于版权之争,可以全数获得其所做贡献的应得奖励,从而激起很多革新。然而,BTC、ETH等数字货币价值波动过大,用户仍以小部分极客为主,价值挖掘相对有限。相较之下,DCEP具备法偿性,且币值稳定,若能与数据要点相串联,将打造数字经济世界的全新交换体系,促成数字经济革新源泉的井喷。

第三,作为贮藏方法,对接数字资产的定价。在数据要点的加持下,经济参与主体将达成常见的数字化转,届时很多的数字资产将会产生,而区块链技术将成为合理运用数字资产的重要。传统的网络经济存在产权界定、寻租现象等问题,致使数字资产形成后需要很多的法律监管保障,从而妨碍了数字资产的生产与流通。区块链技术的核心是确认每笔买卖真实可信,因此上链后的数字资产将完全原生可追溯,从技术上保障了数字资产的真实性。而搭载智能合约的数字虚拟货币则是与数字资产交换、对数字资产定价的优选。譬如,在智能合约下,数字化的商贸订单可与数字虚拟货币转换,两者双向全程留痕,订单由此获得实时的价值确认。

第四,作为支付方法,发挥数字支付的潜能。虽然DCEP并不基于区块链而生,但DCEP却通过特定的发行管理模式与技术构造,仍然保留了数字货币匿名性、安全性、不可伪造性、防双花等基本特点。其中,「一币两库三中心」是DCEP的核心运行框架。(如图1所示)「一币」是指仅有DCEP一种央行信用背书的法定数字虚拟货币,与人民币等价兑换。「两库」是指发行库与商业银行库两个数据库,构建DCEP的双层运营体系,即央行只管理发行库,与商业银行承兑DCEP,并不直接面向公众。「三中心」则分别指认证中心、登记中心与云数据剖析中心。登记中心记录流水与权属,认证中心确认身份,两者互相独立保证了DCEP买卖的匿名性,而针对可疑的买卖记录,仅有央行拥有最后权限追踪,可有效遏制洗钱等不法买卖。上述可控匿名性延续了纸币买卖的特质,同时又杜绝了数字虚拟货币参与不法行为的可能。除此之外,DCEP以央行为单一节点,去除去传统数字货币每一个节点确认每笔买卖的冗余步骤,也大幅提高了买卖效率,具备每秒30万TPS的买卖处置能力。Libra则以多个商业公司为节点,从是网盟链,白皮书中称将支持每秒1000笔买卖。而公有化的BTC每秒只能处置大约7笔买卖,没办法满足平时买卖需要。

图1:DCEP「一币两库三中心」设计,资料出处:ICBCInternational

以数字虚拟货币为基础设施的新一代数字经济,是提高货币国际竞争优势的根本所在。DCEP升级了货币的形态,使人民币更容易获得、用与携带,且结算效率更高,但单独形态的改变并不可以显著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历史上,USD和英镑成为国际货币,均是第一在国际支付环节获得主导地位,因此需要仍是国际货币体系迭变的重要。Libra与DCEP并不止步于货币体系的设计,而是致力于成为下一代全球数字经济的核心基础设施。将来国际货币体系的升维角逐,也将是数字经济年代下的综合国力之争,核心在于货币支付与多样化数字服务的结合。以前沿服务带动货币用,有望成为国际支付的最好入口,从根本上提高货币的国际竞争优势。

出处链接: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