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久网-虚拟货币交易,BTC比特币价格,数字资产交易

币久网

a16z、YGG、Axie 圆桌对话:Web3 游戏下面该如何走?

注:以下是关于游戏中 NFT 话题的谈话记录,对话者包含 Sky Mavis/Axie Infinity 联合开创者兼首席运营官 Aleksander Larsen、Yield Guild Games 联合开创者兼首席实行官 Gabby Dizon,与 a16z 的一般合伙人 Jonathan Lai。这次对话是在 GDC 2022 期间由 a16z 主办的活动中进行的。以下由DeFi 之道编译。

Jon:谢谢大伙加入此次圆桌对话。我是 Jon,是 a16z 的一个一般合伙人。今天大家讨论的是在 GDC 上大伙都非常关心的话题,即 NFT、Web3 与两者在游戏中的影响。因此,我非常荣幸地邀请到 Web3 游戏行业的两位杰出人士加入。Aleks Larsen,Axie Infinity 背后的 Sky Mavis 企业的联合开创者和首席运营官,与 Gabby Dizon,Yield Guild Games 的联合开创者。

让大家开始吧。Aleks 和 Gabby,在过去的一年里,大家听到了不少关于 NFT 和 Web3 游戏将怎么样完全改变游戏方法,与行业进步的方法。让大家把它分解成具体细节。第一,从玩家的角度来看,今天大家可以用 NFT 或其他 Web3 基元做什么以前不可能做的事情?

Gabby:作为一个来自进步中国家的玩家,菲律宾一直是游戏的软启动国家之一,由于有不少喜欢游戏的人在社交方面很活跃。但大家并不一直可以为他们在游戏中花费的时间和技能获得现实世界的奖励。目前有了游戏中的 NFT,大家可以拥有我们的资产,然后参与到游戏经济中。因此,这对来自大家国家和其他进步中市场的大家来讲意义重大,他们可以参与到游戏经济中,如 Axie Infinity。它使玩家可以拥有数字资产,而这类资产以 NFT 的形式拥有我们的价值,如 Axies 或代币。这真的改变了大家看待游戏的方法。我想几乎有 2% 的菲律宾人在玩 Axie Infinity,所以它对整个人群来讲是一个巨大的游戏变革者。

Aleks:我觉得大家在 Axie 上看到的一件事是更高的参与度和保留率,而且大家事实上比过去从游戏工作室出租游戏的时候更关心这类资产。当大家考虑 NFT 事实上是什么时,它是你数字身份的一部分。所以,我真的相信,大家塑造 Axie 和 Sky Mavis 的部分缘由是,大家期望大家拥有我们的数据。而当你开始互联网之旅时,尤其是青年,不少时间都是在游戏中度过的。每当你玩一个游戏,我坚信你应该拥有是你的东西。而这是由 NFT 代表的。

这对不少人而言都是有意义的。而且它事实上不止是关于货币价值。它是关于大家与这类游戏资产的情感联系。过去,假如游戏关停了,玩家就会消失。但目前,你至少有一些切实的证据可以证明,“嘿,我确实在那款游戏中做到了这个。”所以,对我来讲,这真的非常重要。而且我觉得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因此,虽然资金是吸引大家进去的直接缘由,但我相信他们会由于其他东西而留下来,并使它们变得与众不同。

Jon:很有趣的是,你们第一提到的一件事是所有权。这类是数字资产的定义,无人可以从你身上拿走。假如游戏关停了,假如 Axie Infinity 明天挂了,你的 Axies 仍然在你的钱包里。你可以买卖它们,它们有肯定的内在价值。大家从很多 Web2 开发者那里得到的一个容易见到的反驳是,数字所有权可能只不过 Web2 游戏开发者对现有游戏的一个政策改变。比如,在《魔兽世界》中,他们可以只允许大家用金币买卖竞价推广账户。在《暗黑破坏神》中,有一段时间存在一个真钱拍卖行,大家可以交易他们在游戏中发现的武器和盔甲。假如再深入一步,除去拥有和买卖数字物品的能力以外,Web3 和 NFTs 的特别之处是什么?

Aleks:这事实上与我所说的身份有关。玩家在《魔兽世界》等游戏中花费数年时间来塑造游戏资产。他们获得的物品对他们来讲是有价值的,由于他们花了时间来获得这类物品,而不是为了销价格值。假如他们退游,那样他们要想再回来向其他人证明他们做了这类非常酷的事情,就不肯定有这类游戏资产了。游戏开发者可以比较容易地删除这类资产。

Gabby:是的。NFT 是数字财产,是拥有一张魔术卡牌或拥有一个棒球的数字模拟。你可以根据不一样的规则来玩,或者用魔术卡来玩不一样的魔术。你也可以完全围绕这类资产组成你一个人的游戏。棒球也是这样。你可以和你的朋友以有组织的方法玩它,或者你可以在你的后院进行游戏。拥有 NFT 可以将拥有数字所有权的定义转移到数字世界中。

Jon:对于开发者而言,假如他们正在制作游戏,他们应该怎么样考虑 NFT、探索 Web3?大家看到很多的游戏开发者从 Web2 世界进入 Web3。是什么在勉励他们?有哪些是让人开心的?

Aleks:大家与不少游戏开发者交谈,他们都非常不错奇。“这种革新是怎么样发生的?啥是双代币模型?啥是 SLP?”说实话,不少都是在做实验,并试图弄了解这项新技术能带来什么。对于进入这个范围的游戏开发者来讲,他们需要很仔细地看待代币。我向很多企业家强调这类代币是多么要紧,尤其是那些试图通过供应代币筹筹资金的。由于玩家立即拥有些流动性,或投资者立即拥有些流动性,是你作为一个游戏工作室或开发商需要长期维护的东西。

与其供应 NFT 来筹集一些资金,不如真的奖励早期的社区成员,并通过给予他们 NFT 将他们与你的社区联系起来。我觉得这事实上是颠覆了剧本。由于当你卖东西给玩家的时候,他们会感觉你欠他们什么。但当你给玩家一些东西的时候,他们会感觉他们欠你一些东西作为回报。而这种感激之情是很强烈的。这也是你真的开始打造核心社区所需学会的办法。

Gabby:我对 Web2 和 Web3 之间有什么区别的怎么看是,资产是基础层 --NFT 是你 IP 的基础层。与其考虑游戏,然后考虑把什么资产放在那里,你事实上要考虑的是啥是基础资产本身?让大家以 Yuga Labs 为例。第一是持有 BAYC,然后得到空投的血清用以创建第二个 NFT,也就是 MAYC。所以,你事实上是在用这类资产逐一创造你的世界。当你有了这个基础资产,你需要考虑,为社区创造三个月的游戏体验,或六个月的游戏体验,或两年的游戏体验意味着什么?或许一个 MMO需要五年的时间来打造。所有这类都用同样的基础资产层来奖励你的社区,不只有不一样的体验,而且还有不一样的资产,他们可以通过持有你的基础资产来获得。

Jon:我发现 Yuga Labs 和他们在 ApeCoin 上所做的事情真的非常吸引人,由于我觉得这是一个自下而上的游戏建设的好例子。他们基本上给了社区一套基本要点,即 NFT 本身,并告诉他们,“嘿,大家想围绕这个打造一个宇宙。”然后他们把商业权利,在很多状况下,给了 NFT 持有人。要怎么样将其与传统的游戏开发模式相协调?当你拥有一个中心化的游戏工作室,一个像 Sky Mavis 如此的组织,在游戏中维持一个平衡的创意视线,以确保事情玩起来有趣,且没作弊者,等等,你是不是感觉这类办法是不同的?它们是怎么样调和的?

Aleks:Sky Mavis 的办法在某种意义上其实是混合的。当我在看 Yuga Labs 时,他们在干什么?他们正在赠送用 BAYC 的商业权利。这非常不错,可以释放创造力。作为一个游戏开发者,从刚开始,大家就在努力逐步去中心化。在 Axie 中,用户可以赚取可观的货币价值,但假如他们想更深入地参与生态系统,他们需要与大家达成共识。大家正在努力使勉励手段与那些持有基础代币的人维持一致,譬如大家案例中的 AXS。产生的收入,要么回到玩家手中,要么进入大家的财库,然后让代币持有人受益。

对于 ApeCoin,我持有更强烈的建议,由于我不看好货币代币。我觉得,代币需要有一个明确的方法被人们采集某种价值,无论是货币流还是治理。仅仅将其用于买卖或以物易物,我觉得并不可以真的使价格上涨,而这正是不少事情的实质意义所在。我宁可把重点放在为何大家想要持有这个代币?尤其是假如你要发行一个代币。被人们想长期持有你的资产,而不是仅仅把它作为一种货币。

Gabby:打造一个游戏真的非常困难。但有不少东西是 NFT 和 Web3 社区赋予的。我最喜欢的一个例子是 RTFKT 和 CloneX,它们最初是一些 NFT。但后来他们又推出了另一个 NFT,Space Pods,像一个允许大家进行装饰的实体 3D 空间。不少人事实上已经作为创造者进入,并且正在装饰他们我们的 pods,甚至还会为之去学习 Blender。所以,要叫你的社区感觉到,“我是这个经济的真的主人,我可以和开发者一同创造。”当然,你也可以设置一些界限。譬如,设有一个核心的游戏体验,只有开发者可以创造。

Aleks:结构。

Gabby:... 但,假如你能为社区创造一个沙盒,让他们真的地玩耍,并拥有所有权,你将真的看到长期的忠诚度,这在任何其他种类的游戏中都是没办法看到的。

Jon:大家今天在 Web3 中遇见的挑战之一是,玩家并没那样多。举一个个人的例子,两天前的晚上,我通关了《Elden Ring》,这是一款最畅销的高级控制游戏。上个月,共有 1200 万人玩过 Elden Ring。但据我所知,现在还没一款区块链游戏累计有 1200 万玩家,更不需要说每月的活跃度了。你们觉得要想在区块链游戏中获得 Elden Ring 级别的成功,需要什么?

Aleks:目前在 Axie 中,大家有大约 160 万日活跃玩家。而这是一款没在任何应用商店中推出的游戏。你不可以在 iOS 上下载该游戏。在Android上获得该游戏的唯一办法是直接下载 APK。假如大家能进一步减少进基础知识槛,会发生什么?这并非说作为一个开发者要赚一大笔钱,而是要给予一些回报,由于游戏玩家永远被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但事实上却被压榨到了极点,特别是被手机游戏工作室压榨。

Gabby:顺便说一下,我是一个手机游戏开发者。

Aleks:作为目前的移动游戏开发者,大家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会发现事实上最糟糕的不是游戏开发者,而是中间商,与你需要烧钱买广告的方法。目前,区块链游戏可以做到的是,你可以通过投放代币直接向买家营销推广,这就是为何 Axie Infinity 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获得这么多用户是什么原因。到去年年底,大家从 36000 人变成了目前的 250 万人。通过进一步减少门槛,大家可以免费打游戏,且仍能体验到围绕 Axie 的魔法。这就是达到这类数据是什么原因。

Gabby:我可以代表玩家目前是怎么样参与游戏公会的,所以我会谈一下这个问题。大家在 Axie 社区的基础上成立了 YGG。社区发现,你事实上可以通过双重登录系统将 NFT 借给别的人,而无需将钱包的访问权交给其他人。假如我给你一个用户名和密码,而不给你访问我的区块链钱包的权限,你就可以体验游戏,并赚取价值,而不必信赖拥有你资产的人。因此,大家从 2020 年开始就这么做了,目前,这真的已经在菲律宾和世界其他一些区域上炸开了锅。大家有点像一个玩家社区,或作为一个 DAO运行,现在正在购买不同类型游戏的资产。大家目前已经购买了 40 多个游戏的资产。无论是卡牌游戏,还是方案游戏,或者是 RPG 游戏,大家目前都有资产,可以让玩家进去享受这类游戏,并且不需要买 NFT 就能赚到钱。当然,假如玩家很喜欢它,那样他们或许会在之后购买一些东西。

目前,YGG 已经有了巨大的进步,且不少是在进步中区域,如东南亚、印度、拉丁美洲,大家在玩这类游戏,赚取补充收入。但我觉得,大家将看到像《魔兽世界》中拥有银行竞价推广账户的公会的演变。公会本身可以购买一座城堡或一个王国,它将生产建筑。而大家会进去收成资源。有竞争优势的人将是那些战士,他们将与别的人进行 PvP 对抗。因此,在数字资产之上有如此的公会层,给你提供了你以前从未见过的新的游戏基本要点。

Jon:Gabby,关于 DAO 的话题,或许只不过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今天的 DAO 基本上已经成为了 Web3 游戏的发布者?假如你正在开发一个新的 Web3 游戏,你期望 YGG 看一下代币设计,看一下游戏设计文档并签字。如此一来,你的社区、你的学者和奖学金管理职员,都会了解这是一个合法的项目,他们应该把他们的时间和资金放在这后面。你觉得是不是存在这么一个世界,即 DAO 事实上在这个角度上变得过于强大?由于他们事实上已经成为了将来 Web3 游戏和通常 dApps 的守门人。在你构建你的公司和成长的过程中,你是怎么样考虑这个问题的?

Gabby: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我觉得在 Web3 中获胜和创造价值的方法与以前很不同。以前,假如你有专有些东西,你就想为它把关并收费,这就是为何 Facebook 和Google在他们的算法上进步得非常大是什么原因。在 Web3 中,你成长的方法是通过复合互联网效应,这意味着假如 YGG 加入并帮一个游戏启动,帮代币设计,并购买资产,大家不会控制其他公会的加入。大家的设计事实上是为了让数以百计的其他公会可以加入进去,享受游戏,并拥有一个兴盛的经济。大家事实上通过把关降低了互联网效应,因此也降低了大家所做的事情的价值。这确实是 Web2 和 Web3 之间创造价值的核心不同。

Jon:最后一个问题要问你们每一个人,就是观众中有不少 Web2 的开发者,他们对数字货币非常不错奇,也想知道更多关于 Web3 的信息。你对他们有哪些通常性建议?他们应该怎么样开始?

Aleks:第一,你所设计的游戏从根本上说需如果有趣的。它可以从开放或玩家拥有些经济中受益。而且,你试图创造的 IP 需要有进步潜力,而不只只不过一个 IP。所以,说实话,NFT 是可以作为构建模块的基本要点。假如你做得对,体验是无限的。但你需要从某个地方开始,而我感觉应该是基本原理。在你筹备好之前,不要被拖入所有围绕筹资的炒作中。

Gabby:理解 Web2 和 Web3 中社区价值的不同,对于创造你的游戏是很重要的。社区在游戏中一直是有价值的,对吗?但在 Web3 中,他们事实上可以收获或破坏你的游戏。所以,加入 DAO,加入社区,加入公会,并对一些提案进行投票。或者从 DAO 的角度来体验游戏,这真的可以叫你获悉拥有由玩家社区拥有些数字资产的互联网效应是多么强大。

Jon:谢谢大伙,谢谢你们的参与。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