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久网-虚拟货币交易,BTC比特币价格,数字资产交易

币久网

Dior全球首场元宇宙展览为什么选在这里?

作为最早对数字化张开怀抱和最懂国内市场的奢侈品牌,Dior第三成为奢侈时髦行业的先锋者

出处:时髦商业快讯

作者:周惠宁

怎么样在国内市场为买家“造梦”正成为奢侈品牌面临的最大挑战。

据时髦商业快讯,虽然上海这颗中国奢侈品“心脏”仍未恢复,奢侈品牌Dior却于近日借用尖端的元宇宙技术,在Meta Media超媒体控股旗下的全新元宇宙空间百度希壤Meta Ziwu元宇宙誌屋发布了全球首个元宇宙展览“在路上”,Dior中国团队以虚拟形象出席了该展览的揭幕仪式,引发行业高度关注。

“在路上”不止是奢侈品牌在元宇宙中举办的首场展览,也是元宇宙誌屋承接的首个奢侈品牌活动

该展览以Dior男装2022秋天系列的精神内核为基调,在云端重现迪奥 2022秋天男装系列时装发布的场面。“在路上”则是Dior男装创意总监Kim Jones试图探索和描述的当今青年无关国籍、身份和文化,对于既存体系的挑战和一往无前的突进姿态。

为更好地传达Dior展览内容,Meta Media超媒体控股旗下的创意生活短片平台NOWNESS特别邀请导演薄汉雄以“在路上”为名创作了微电影,以其独树一帜的美学视角,遥相呼应Dior和Kim Jones的创作理念。薄汉雄曾以作品《漂流》入围第67届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是第二届中国天才计划大奖得主的电影作者。

资料显示,《在路上》是今年迎来一百年诞辰的美国作家Jack Kerouac的第二部小说,被视为文学创作迈入新年代的标志性作品,出版于1957年,正是Dior开创者Christian Dior去世的那一年。

Dior觉得,Jack Kerouac在文学方面的划年代意义犹如Christian Dior对于时髦界的改革,《在路上》这本小说的诞生与1947年Christian Dior的首场大秀之于时装界重新概念时髦新风貌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两个极具跨年代意义标志在元宇宙中的碰撞能为当今年青一代缔造前所未有些互动体验方法,见证无拘无束的时髦姿态和朝哪个方向将来的创造力。

在业内人士看来,作为最早对数字化张开怀抱和最懂国内市场的奢侈品牌,Dior此次展览活动在奢侈品行业内同样具备跨年代的意义。国内市场的数字生态在全球处于领先,这使得这片土地天天都在不断涌现新的技术与可能。

当愈加多奢侈品牌在疫情后都试图在国内市场通过艺术展览与文化进行对话时,作为这场比赛的老手之一的Dior凭着灵敏的嗅觉,果断把展览放到元宇宙誌屋举办,第三成为奢侈品行业的探路者。

击破现实束缚的“敲门砖”

有剖析指出,Dior“在路上”展览的顺利举办与奢侈品牌在国内市场的停滞形成鲜明对比。受国内疫情反复影响,多个奢侈品牌的活动已被迫延期或取消,上海时装周也没办法如期举办。

不过“危机即机会”,这在疫情这个放大镜下尤为明显。一直有勇气去做其他品牌做不到或不敢做的事的Dior深谙此理。

“在路上”不止是奢侈品牌在元宇宙中举办的首场展览,也是元宇宙誌屋承接的首个奢侈品牌活动和展览。

支撑Dior把展览搬到元宇宙的信心来自元宇宙誌屋扎实的内容与文化内核,与百度大脑在智能视觉、智能语音、自然语义理解、常识图谱等范围的领先能力和百度智能云的强大算力。

观众不需要移动也不需要外出,用手机或电脑等智能设就可在百度希壤官方网站或应用注册个人专用ID并设置虚拟形象,随后依据地图导航进入元宇宙誌屋观看展览。

事实上,元宇宙誌屋本身就是一个不被束缚的开创性“建筑”。作为希壤中第一个融合科技、艺术、时髦与人文精神的场合,元宇宙誌屋由中国著名建筑师、MAD建筑事务所开创者马岩松塑造。马岩松为其首个元宇宙作品定下的设计理念为“有机成长”,喻示着年青一代迈步向前、走入崭新世代的骄人勇气。

元宇宙誌屋是马岩松首个元宇宙作品,设计理念为“有机成长”

在马岩松设计的元宇宙誌屋中,没核心筒、楼板、建筑结构和任何传统意义上的物理空间,也没立面的定义和重力约束,空间会伴随时间和内容不停变幻,极具将来感。

马岩松期望大家能彻底忘记现实世界由于建造所产生的局限,给“建筑”赋予新的属性,把元宇宙誌屋塑造成一种与人的感官、行为、情绪和精神紧密相连的生物体,与每位观众一块展开想象,这和百度希壤和誌屋期待的在元宇宙世界中“无限成长、代表将来”的宏远愿景不谋而合。

除Dior展览外,元宇宙誌屋中还上线了年轻人诗人徐今今的“后中华将来主义”元宇宙主题展览,冯骏原、耿大有、韩笃1、善良、武子杨、向惠迪六位艺术家一同参与达成的数字艺术群展“人造原生”,与艺术家邬建安特别创作的动画作品神兽《蓝虎》和陈彧君的“内生风景”。

显然,元宇宙誌屋无疑给奢侈品牌当下在中国线下遭遇的困境打开了一个新的窗口,犹如一场准时雨。

为何是元宇宙誌屋

尽管元宇宙到今天未有一个确切的概念,但在大家的理解中,元宇宙是一个每人都会参与的数字新世界,将来每一个人的生活、娱乐、社交、工作都将在元宇宙中完成。数字世界与物理世界的终归融合,就是元宇宙。

从去年底Facebook母公司更名为Metaverse以来,一夜之间,从微软到苹果再到腾讯的各大网络巨头,都开始把锚头对准这个定义尚属抽象的“世界”,2021年因此被视为元宇宙的元年。

据Google搜索数据显示,元宇宙英文“Metaverse”这个单词从去年3月起就迎来了一个小高峰。同时,NFT交易网站和游戏公司Roblox、MANA等作为元宇宙的载体,渐渐遭到奢侈时髦品牌的看重,出目前时髦业的视线中。

大家好奇的是,在MANA、Roblox等愈加国际化的元宇宙载体中,Dior为何选择了元宇宙誌屋。

假如说Dior是奢侈品行业的先锋者,元宇宙誌屋背后的Meta Media超媒体控股则是传媒界的领航者。Meta Media超媒体控股前身为“现代传播集团”,创立于1993年,是中国大陆首家登陆资本市场的民营传媒公司,被视为中国时髦媒体民族品牌的典范。

作为长久以来时髦品牌与买家之间传递信息的媒介,该集团旗下拥有《周末画报》、《InStyle优家画报》、《商业周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生活》、《IDEAT理想家》、《艺术新闻》、《艺术界LEAP》、《Numéro大都市》、《生活家》、《LOHAS健康时髦》、《號外》等多个涉准时尚、生活方法、商业和艺术范围的刊物及数字媒体平台。

2010年,智能手机刚最初普及的时候,《周末画报》就率先登陆苹果应用商店,“iWeekly周末画报”成为第一个中文媒体APP。《商业周刊/中文版》亦推出集合平面、数据、视频三位一体的付费型APP,截至现在,拥有超越1100万的用户下载量。

2015年,Meta Media超媒体控股又走在行业前端,当《Vogue》母公司康泰纳仕等传统时髦媒体还在纠结数字化转型时,便将业务方案部重组为平面媒体、艺术媒体和数字媒体三个部门,并在伦敦、香港、上海、北京和广州均开设了名为“Client Creative Department”的部门,以更好地给顾客提供全方位的创意服务。

从纸质媒体到数字化媒体,从网络到互联网+,再到空间媒体誌屋,现代传播集团每一步都走在行业前端

2019年,该集团在上海开设全新创意空间品牌“誌屋ZiWU”,正式把平面媒体提高到了立体维度,通过在该空间内对内容进行策展等形式,让价值链的重组和整理转变成平台,达成“空间即媒体,行为即内容”,这一点与元宇宙把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融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顺其自然成为该集团元宇宙的物理投射。

在去年十月元宇宙定义爆发后,Meta Media超媒体控股飞速在上海和北京塑造了两家元宇宙“誌屋ZiWU”,在极具中国传统文化和风格的建筑中,汇集很多艺术品,结合META Eye眼镜,为观众提供跨范围的视觉体验。

不过硬件条件只是一个开始,要想让元宇宙真的地融入大家日常,核心的内部驱动力一直是内容。元宇宙誌屋所承载的深厚内涵才是促成百度风投与Meta Media超媒体控股合作,吸引Dior在元宇宙誌屋办展的重要。

誌屋“空间即媒体,行为即内容”的理念与元宇宙把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融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时髦成为大家走向元宇宙的“催化剂”

短短几个月间,大家已经渐渐认识到元宇宙的虚拟世界大概是下一次网络范式转移,而在通往最后理想状况的道路上,商业品牌需要打破固有思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持续测试和革新。

用户在元宇宙旅程中的任何一个触点都有待创造体验,而这类体验都大概比以前的实体体验愈加具备冲击力。

MANA于3月24日至27日举办的首届Metaverse Fashion Week吸引了Elie Saab、郭培、Etro、Tommy Hilfiger和Cavalli等60多个奢侈时髦品牌参与,在元宇宙中展示了逾500种造型,成为最近最受关注的时髦事件之一。

不同于传统时装周,该活动面向所有人都开放,通过虚拟化身,观众不用出门就可赏析到时装秀和明星表演,还可以通过数字钱包,用平台的去中心化数字货币购买时髦品牌的服饰。

据埃森哲调查了全球16个国家1.1万名买家后得出的最新研究数据显示,超越一半的受访买家表示感兴趣计划购买虚拟时装,超越三分之一的买家在过去一年中已经为自己或虚拟化身购买了虚拟服饰或配饰。

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FDA则于今年初正式公布与SAND和Polygon Studios合作推出的首个元宇宙教育项目,旨在数字年代中进步创意社区,并专注于教育将来用户的使命。

该项目承诺提供专业的进步和教育资源,帮对时髦有兴趣的人提高行业洞察力,获得商业机会。CFDA 同时期望借用此次项目,在下一波商业浪潮中弥合时髦与数字货币间的代沟,通过元宇宙引入更大的时髦消费群体,同时扩大社群。

另据时髦商业快讯不完全统计,自去年十月以来,包含Nike、H&M、Prada、Gucci、Moncler和Ralph Lauren等品牌都已先后通过塑造虚拟世界、推出虚拟系列、举办虚拟时装秀等方法进军元宇宙。

注意观察不难发现,在奢侈时髦品牌系列活动和举措的引导下,通过社交体验激起购买行为的模式正使元宇宙的商业应用不断升温,而有消费就证明有需要,有需要就意味着有市场。

摩根士丹利在最新报告中指出,买家对时髦和奢侈品牌虚拟产品的需要将从现在的较低水平进一步增长,2030年虚拟产品将为奢侈时髦行业带来500亿USD的额外收入。摩根士丹利还表示,NFT和社交游戏有望在8年内将奢侈品集团的潜在市场扩大10%以上,并推进该行业的息税前收益增长25%左右。

方舟投资集团也预计,从2021年至2025年,全球元宇宙市场规模将翻番,达到3900亿USD,约合人民币2.4万亿元。普华永道则觉得,到2030年,全球元宇宙市场规模将达到1.5万亿USD,约合人民币9.5万亿元。

中国第一个进入元宇宙年代的媒体集团超媒体控股近日正式与BV百度风投达成合作

为更好地推进科技革新、数字资产、公共艺术、时髦与人文精神在元宇宙世界中的有机融合,Meta Media超媒体控股下面将以“共建元邦理想城市”为目的,与BV百度风投一同成立元邦科技公司。

Meta Media超媒体控股旗下的超媒体实验室meta media lab和meta eye超界科技集团公司则会在已有些基础上进行研发,生产出媒体应用商品如AR和VR眼镜与元宇宙誌屋的现实增强的场景体验基地,去复制更广范围的革新商业模式。

将来显然不仅仅是时装周将向元宇宙转移,而是全行业的数字迁移,长期把自己置于桥梁角色的Meta Media超媒体控股将成为时髦元宇宙的要紧撬动者。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